欢迎来到作文网! 客户端下载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作文网微信

    (www_zuowen_com)
    一手好文 一生受用

  • 家长帮

    家长帮小程序

    无需下载
    微信扫码打开
作文 > 文库 > 【情系端午】那年·汨罗江畔_2000字

【情系端午】那年·汨罗江畔_2000字

2018-06-20 10:04来源:作文网原创

  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汨罗江畔。

  他安静地负手立于江边,晚间的微风,斜斜地扬起他那如墨的青丝,吹起那洁白的袍角。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刹那,他清冷的背影,驻足在江畔,仿佛镀上一层璀璨的金色。

  我是一尾来自汨罗江的游鱼,自小便遨游于天地之间,不谙世事,天真烂漫。而他,似乎是如今楚国的高官,不知为何触怒了王上,被流放至此。

  我常常沉在水底,安静地望着他。那时的我还小,时常不解他为何日日来此伫足,常不解既能观赏到如此美妙的汨罗江景色,又过着安乐的生活,无性命之忧,他为何还如此哀伤。在我的眼里,能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,能无忧无虑,自由自在,便是幸福的生活。他就算遭贬,也好歹能活下去,那,为什么又要如此郁郁寡欢呢?

  “帝高阳之苗裔兮,朕皇考曰伯庸。摄提贞于孟陬兮,惟庚寅吾以降;世擂裼喑醵荣,肇锡余以嘉名。名余曰正则兮,字余曰灵均……”这是他的诗,他说,这叫“离骚”。他吟诵这首诗的时候,气势并不磅礴,但沉稳有力;嗓音并不很响,但掷地有声;他念得不慢,但却像是早已蕴于心中一般,似乎是脱口而出?,我并不明白他念这首诗的用意与情感,但安静地听着听着,似乎又有什么别样的感觉。

 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很久很久。

  他很早就来到了江畔。清晨的汨罗江总是笼着一层薄薄的白雾,平静的江水悄悄荡起碧绿的涟漪,天空仿佛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,比之暮色降临的汨罗江,似乎更多一丝少女的清纯。

  “秦国已攻入楚都,吾乃楚国人,死是楚国魂,又怎会卖主求荣!”他立于江边的礁石,衣角微微扬起,苍老的声音令人心惊。半晌,他仰起头,如死水般的眼凝望着苍白的天幕,忽然疯癫地大笑起来,笑得悲恸欲绝,憔悴沧桑的脸,簌簌地滚下浑浊的泪水。

  “知死不可让,原勿爱兮。明告君子,吾将以为类兮。”最后沙哑低沉的一句悄然落下帷幕。我浮在水面,抬眼望向礁石上的那抹瘦削寂寥的身影。不知何时,天空淅淅沥沥地落下了雨丝,敲打着地面,敲打着每个人的心。

 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;姑环从,他便已伸手怀抱住身旁的一块岩石,凄凉地高喊一声,纵身跃入江中。

  一阵白色的浪花猛然溅起,汨罗江荡起一阵阵碧绿的涟漪。

  他死了,是怀抱着巨石投江而死的。

  曾经伫足于汨罗江江畔的那抹身影,彻彻底底地消逝,无影无踪。

六年级:沈高涵

  远方,浅浅墨色的高空染上一片晕红,层层叠叠的山峦在苍茫暮色的掩映下,如水墨画一般浓淡交融,美得惊心动魄。山峦周边点缀的点点清爽的新绿,顺着山边蔓延着的澄澈的江水,如一条碧绿的翡翠丝带,镶嵌在山川之上。

  他说,他叫屈原。

  自此,他每天都来。仍旧是那一身素净的白袍,迎着晚间的微风,凝望脚下清澈又寂静的汨罗江江水。夕阳的余晖,斜斜地照耀在他身前,他瘦削的身影伫立在江畔高高的礁石之上,隐匿在苍茫的暮色之中,那样寂寥,那样渺小。

  他似乎从没有过真正的笑容。一次,住在江边的渔夫问他为何总是如此悲哀。他凄然一笑,目光仍不离面前的滔滔江水,沙哑的嗓音似乎包含了千言万语: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。”那时的我却对他的话不以为然,既然能活着,便是最大的幸福,又何苦与世俗死死纠缠不清呢?那,不是在与自己为难么。

  “日月忽其不淹兮,春与秋其代序。唯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。不抚壮而弃秽兮,何不改乎此度?乘骐骥以驰骋兮,来吾道夫先路!”当他的声音响彻在苍茫的暮色中,那火红的夕阳总是熊熊的燃烧着,那火光,似乎映红了汨罗江的江水,映红了远处的绿树红花。那赤红的江水涛涛奔腾着,似乎也在伴着他一齐高颂。每每此时,除了江水的涛涛声,他沉稳带着淡淡哀伤的吟诗声,汨罗江畔总是寂静一片。

  直到那一天。

  与平日的忧伤相比,今日的他似乎不大一样。原本整洁的白袍此时却衣衫不整起来,一头墨色的青丝如今却像霜染一般,一夜间似乎白了好几丝。最让人吃惊的是他的脸,他的脸上似是憔悴了不少,刻上了深深的苍老的沟壑,原本只是平静毫无波澜的眼底却变成一种复杂的情绪,有悲哀,有痛苦,更多的是那种心如枯木,心力交瘁的绝望。

  “滔滔孟夏兮,草木莽莽。伤怀永哀兮,汩徂南土。眴兮杳杳,孔静幽默。”“凤皇在笯兮,鸡鹜翔舞。同糅玉石兮,一概而相量。夫惟党人鄙固兮,羌不知余之所臧!”猛然间,他抹去泪水高声吟道,那略有些颤抖的激昂的嗓音,响彻了整片汨罗江,响彻云霄。他落泪高颂,一直沉寂的天幕,缓缓升出一轮火红艳丽的圆日,照耀在整片汨罗江之上。平静的江面,也翻滚出滔滔的浪声,伴随着他高昂的诗声,一齐回荡在茫茫的天空之中。

  他静静地站在雨中,脸上不知染上了雨水,还是泪水。我怔怔地看着他。他忽然笑了,笑得那样凄凉,那样绝望。

  雨,似乎忽然停了。我只能清晰地看见,一道白色的弧线,迎着露出半边脸的火红的朝阳,下坠,下坠。

  雨,又开始下了。越下越大,似乎在为这位葬身汨罗江的诗人哀歌。

  死得那样凄凉,那样壮美,连江水都在为他歌唱。

  从此,世上再也没有一个,叫屈原的人了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不够精彩?再来一篇
 

关于我们 | 营销合作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服务协议 | 投稿须知 | 问题反馈 | 联系我们

京ICP备09032638号-30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:1101081950号

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5-2013 www.barriealliance.com . All Rights Reserved

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