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作文网! 客户端下载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作文网微信

    (www_zuowen_com)
    一手好文 一生受用

  • 家长帮

    家长帮小程序

    无需下载
    微信扫码打开
作文 > 文库 > 十年盗笔,不负荣光_1200字

十年盗笔,不负荣光_1200字

2017-11-13 09:20来源:作文网原创

  此时的杭州已经入了深秋,随着风吹来的,是冷到骨子里的寒。即使有阳光也暖不了手心,吴邪倚在铺子里的躺椅上,花白的头发在残阳的照射下晕染出浅橙色的光,和窗外的落叶一样残败破旧。大概是人老了吧,最近总爱犯困,不知不觉便在躺椅的轻摇下睡了过去。

  他们在的地方是一座古朴的民宅,没有精致的装饰,却十分大气,一看便是潘子的手笔。一个系着围裙的女子正往桌上端菜,一个男孩牵着一个小小的女孩洗了手爬上桌子。“诶,你吴叔叔还没来呢,怎么能先吃呢,快放下!”潘子大声训斥着,两个孩子便乖乖端坐在椅子上。“你孩子?”“对啊,上午来的时候还见过呢。小三爷你真糊涂了?大的是男孩,从小被我锻炼,以后准备去给小三爷做事,你可别嫌弃!小的嘛,比她哥哥安静,我就当宝贝宠着。”吴邪点点头,“快叫吴叔叔好。”说话的是那个女人,衣着干净,眉目清秀,头发随意束在脑后,透着一股子温柔贤惠,正好与潘子互补。吴邪笑着看向孩子们“叫舅舅吧,潘子你可别不认啊。”继而转过头看向女人:“是嫂子吧,真漂亮。”

  他们就这样一边吃着饭一边谈笑,到最后两人都微微有些醉意。乡间的晚风吹过,清爽却不冰凉。吴邪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,只是很希望时间一直停在这里。

  “好酒,可惜媳妇管的严,不能多喝啊。”似乎有一个汉子在喃喃自语,他身上的气息,比这高粱酒还烈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最近吴邪总是做梦,过去和未来交织,现实和幻想交替。那些人和事,似乎过去一直以纪录片的形式存在脑海里,而现在开始自动播放,一点点揭露那些愿意或不愿意记起的,刻骨铭心或微不足道的,快乐的难过的愤怒的失望的点点滴滴。

  “小三爷,醒醒,吃饭啦。”吴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这次竟很难得的没有梦见什么。小三爷……潘子在的时候喜欢这样叫啊,已经多少年没有听到了。吴邪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,忽然间对上对面人的面庞。军绿色背心下是结实的肌肉,黝黑的皮肤上刻下了一条条伤疤,头发已经白了,却依然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“潘子?”“小三爷,你睡迷糊了吗?连我都不认识了。”潘子爽朗地笑着,“走吧,吃饭了。”“潘子,真的是你!”吴邪只觉得喉咙发涩,不知是什么情绪。“不是我还是谁?小三爷你怎么了?”“没事,走吧。”吴邪强装镇定,虽然疑惑,但即使是梦境也想多看看他,毕竟,吴家欠他的太多了。

  女人似乎有些诧异,潘子笑着回答:“对啊,你嫂子当然漂亮。是不是我们的喜酒没请小三爷喝,小三爷生气了,连你嫂子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?”吴邪虽仍是一头雾水,却还是笑着接过话头:“是啊,这仇我可记一辈子呢。”“啧,那待会儿你多吃点菜算是补偿,你嫂子做的菜可好吃了。”“看出来啦,潘子你都胖了,小心肌肉都变成肥肉哦。”……

  “天真天真,醒醒。”吴邪再次睁开眼,是胖子的脸。刚刚那个,真的是梦境吧,他轻叹一口气。“我说你最近怎么老犯困啊,果然天真也老了啊。潘子忌日你都睡得过去,快点起来了,我今天可花重金带了上好的高粱酒,咱不醉不归!”饭桌上,吴邪沉默着斟了满满一杯酒,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什么,泪眼朦胧;秀奔,那杯酒似乎少了一些。

初二:韩小一

不够精彩?再来一篇
 

关于我们 | 营销合作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服务协议 | 投稿须知 | 问题反馈 | 联系我们

京ICP备09032638号-30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:1101081950号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56081854 举报邮箱:wzjubao@tal.com

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5-2021 www.barriealliance.com . All Rights Reserved

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